庄公十年

左丘明 《左传》

【背景】周庄王十三年、齐桓二年、晋缗二十一年、曲沃武公三十二年、卫惠十六年、蔡哀十一年、郑厉十七年、子仪十年、曹庄十八年、陈宣九年、杞靖二十年、宋闵八年、秦武十四年、楚文六年、许穆十四年。丁酉,公元前684年。


【经】十年春王正月,公败齐师于长勺

二月,公侵宋。

三月,宋人迁宿。

夏六月,齐师、宋师次于。公败宋师于乘丘

秋九月,荆败蔡师于,以蔡侯献舞归。

冬十月,齐师灭谭,谭子奔莒。


【传】十年春,齐师伐我。公将战,曹刿请见。其乡人曰:「肉食者谋之,又何间[1]焉。刿曰:「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」乃入见。问何以战。公曰:「衣食所安,弗敢专也,必以分人。」对曰:「小惠未遍,民弗从也。」公曰:「牺牲玉帛,弗敢加也,必以信。」对曰:「小信未孚,神弗福也。」公曰:「小大之狱,虽不能察,必以情。」对曰:「忠之属也,可以一战,战则请从。」

公与之乘。战于长勺。公将鼓之。刿曰;「未可。」齐人三鼓,刿曰:「可矣。」齐师败绩。公将驰之。刿曰:「未可。」下,视其辙,登,轼而望之,曰:「可矣。」遂逐齐师。

既克,公问其故。对曰:「夫战,勇气也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夫大国难测也,惧有伏焉。吾视其辙乱,望其旗靡[2],故逐之。」

夏六月,齐师、宋师次于郎。公子偃曰:「宋师不整,可败也。宋败,齐必还,请击之。」公弗许。自雩门窃出,蒙皋比[3]而先犯之。公从之。大败宋师于乘丘。齐师乃还。

蔡哀侯娶于陈,息侯亦娶焉。息妫将归[4],过蔡。蔡侯曰:「吾姨也。」止而见之,弗宾[5]。息侯闻之,怒,使谓楚文王曰:「伐我,吾求救于蔡而伐之。」楚子从之。秋九月,楚败蔡师于莘,以蔡侯献舞归。

齐侯之出也,过谭,谭不礼焉。及其入也,诸侯皆贺,谭又不至。冬,齐师灭谭,谭无礼也。谭子奔莒,同盟故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