桓公五年

左丘明 《左传》

【背景】周桓王十三年、齐僖二十四年、晋小子侯二年、曲沃武公九年、卫宣十二年、蔡桓七年、郑庄三十七年、曹桓五十年、陈桓三十八年、杞武四十四年、宋庄三年、秦宁九年、楚武三十四年。甲戌,公元前707年。


【经】五年春正月,甲戌、己丑,陈侯鲍卒。

夏,齐侯、郑伯如纪。

天王使仍叔之子来聘。

葬陈桓公。城祝丘

秋,蔡人、卫人、陈人从王伐郑。

大雩。

螽。

冬,州公如曹。


【传】五年春正月,甲戌,己丑,陈侯鲍卒,再赴也。于是陈乱,文公大子免而代之。公疾病而乱作,国人分散,故再赴。

夏,齐侯、郑伯朝于纪,欲以袭之。纪人知之。

王夺郑伯政,郑伯不朝。秋,王以诸侯伐郑,郑伯御之。

王为中军;虢公林父将右军,蔡人、卫人属焉;周公黑肩将左军,陈人属焉。

子元请为左拒,以当蔡人、卫人;为右拒,以当陈人,曰:「陈乱,民莫有斗心,若先犯之,必奔。王卒顾之,必乱。蔡、卫不枝,固将先奔,既而萃于王卒,可以集事。」从之。曼伯为右拒,祭仲足为左拒,原繁、高渠弥以中军奉公,为鱼丽之陈,先偏后伍,伍承弥缝。战于繻葛,命二拒曰:「旝动而鼓。」蔡、卫、陈皆奔,王卒乱,郑师合以攻之,王卒大败。祝聃射王中肩,王亦能军。祝聃请从之。公曰:「君子不欲多上人,况敢陵天子乎!苟自救也,社稷无陨,多矣。」

夜,郑伯使祭足劳王,且问左右。

仍叔之子,弱也。

秋,大雩,书,不时也。凡祀,启蛰而郊,龙见而雩,始杀而尝,闭蛰而烝。过则书。

冬,淳于公[1]如曹。度其国危,遂不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