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公十八年

左丘明 《左传》

癸丑,公元前608年。卫成公二十四年,杞桓公二十九年,郑穆公二十年,晋灵公十三年,曹文公十年,楚庄王六年,周匡王五年,陈灵公六年

【经】十有八年春王二月丁丑,公薨于台下[1]。秦伯卒。夏五月戊戌,齐人弑其君商人。六月癸酉,葬我君文公。秋,公子遂叔孙得臣如齐。冬十月,子[2]卒。夫人姜氏归于齐。季孙行父如齐。莒弑其君庶其。

【传】十八年春,齐侯戒[3]师期,而有疾,医曰:「不及秋,将死。」公闻之,卜曰:「尚无及期。」惠伯令龟[4],卜楚丘占之曰:「齐侯不及期,非疾也。君亦不闻。令龟有咎。」二月丁丑,公薨。

齐懿公之为公子也,与邴歜之父争田,弗胜。及即位,乃掘而刖[5]之,而使歜仆[6]。纳阎职之妻,而使职骖乘。

夏五月,公游于申池[7]。二人浴于池,歜以扑[8][9]职。职怒。歜曰:「人夺女妻而不怒,一抶女,庸何伤!」职曰:「与刖其父而弗能病者何如?」乃谋弑懿公,纳诸竹中。归,舍爵[10]而行。齐人立公子元

六月,葬文公。

秋,襄仲、庄叔如齐,惠公立故,且拜葬也。

文公二妃,敬赢生宣公。敬赢嬖而私事襄仲。宣公长而属诸襄仲,襄仲欲立之,叔仲不可。仲见于齐侯而请之。齐侯新立而欲亲鲁,许之。[11]

冬十月,仲杀恶及视而立宣公。书曰「子卒」,讳之也。仲以君命召惠伯。其宰公冉务人止之,曰:「入必死。」叔仲曰:「死君命可也。」公冉务人曰:「若君命可死,非君命何听?」弗听,乃入,杀而埋之马矢之中。公冉务人奉其帑[12]以奔蔡,既而复叔仲氏。

夫人姜氏归于齐,大归[13]也。将行,哭而过市曰:「天乎,仲为不道,杀嫡立庶。」市人皆哭,鲁人谓之哀姜。

莒纪公生大子仆,又生季佗,爱季佗而黜仆,且多行无礼于国。仆因国人以弑纪公,以其宝玉来奔,纳诸宣公。公命与之邑,曰:「今日必授!」季文子使司寇出诸竟,曰:「今日必达!」公问其故。季文子使大史克对曰:「先大夫臧文仲教行父事君之礼,行父奉以周旋,弗敢失队[14]。曰:『见有礼于其君者,事之如孝子之养父母也。见无礼于其君者,诛之如鹰鹯[15]之逐鸟雀也。』先君周公制《周礼》曰:『则[16]以观德,德以处事,事以度功,功以食民。』作《誓命》曰:『毁则为贼,掩贼为藏,窃贿为盗,盗器为奸。主藏之名,赖奸之用,为大凶德,有常[17]无赦,在九刑不忘[18]。』行父还观莒仆,莫可则也。孝敬忠信为吉德,盗贼藏奸为凶德。夫莒仆,则其孝敬,则弑君父矣;则其忠信,则窃宝玉矣。其人,则盗贼也;其器,则奸兆[19]也,保而利之,则主藏也。以训[20]则昏,民无则焉。不度于善,而皆在于凶德,是以去之。

「昔高阳氏[21]有才子八人,苍舒、隤敳[22]、檮戭[23]、大临、尨[24]降、庭坚、仲容、叔达,齐圣广渊[25],明允笃诚,天下之民谓之八恺。高辛氏[26]有才子八人,伯奋、仲堪、叔献、季仲、伯虎、仲熊、叔豹、季狸,忠肃共懿,宣慈惠和[27],天下之民谓之八元。此十六族也,世济其美,不陨其名,以至于尧,尧不能举。舜臣尧,举八恺,使主后土,以揆百事,莫不时序,地平天成。举八元,使布五教于四方,父义、母慈、兄友、弟共、子孝,内平外成。昔帝鸿氏[28]有不才子,掩义隐贼,好行凶德,丑类恶物,顽嚚不友,是与比周,天下之民谓之浑敦。少皞氏[29]有不才子,毁信废忠,崇饰恶言,靖谮庸回[30],服谗蒐[31]慝,以诬盛德,天下之民谓之穷奇[32]。颛顼有不才子,不可教训,不知话言[33],告之则顽,舍之则嚚[34],傲很明德[35],以乱天常,天下之民谓之梼杌[36]。此三族也,世济其凶,增其恶名,以至于尧,尧不能去。缙云氏[37]有不才子,贪于饮食,冒于货贿,侵欲崇侈,不可盈厌[38],聚敛积实,不知纪极,不分[39]孤寡,不恤穷匮,天下之民以比三凶[40],谓之饕餮。舜臣尧,宾[41]于四门,流四凶族浑敦、穷奇、梼杌、饕餮,投诸四裔[42],以御螭魅[43]。是以尧崩而天下如一,同心戴舜以为天子,以其举十六相,去四凶也。故《虞书》数舜之功,曰『慎徽[44]五典,五典克从』,无违教也。曰『纳于百揆[45],百揆时序』,无废事也。曰『宾于四门,四门穆穆』,无凶人也。

舜有大功二十而为天子,今行父虽未获一吉人,去一凶矣,于舜之功,二十之一也,庶几免于戾乎!」

宋武氏之族道昭公子,将奉司城以作乱。十二月,宋公杀母弟须及昭公子,使戴、庄、桓之族攻武氏于司马子伯之馆。遂出武、穆之族,使公孙师为司城,公子朝卒,使乐吕为司寇,以靖国人。